西游記之大聖歸來劇情介紹

来源:人气:0更新:2021-07-10

大鬧天宮後的四百多年間,齊天大聖成了一個傳說。在山妖橫行的長安城,百姓們在朝夕不保中惶惶度日。孤兒江流兒與行腳僧法明相依為命,小小少年常常神往大鬧天宮的孫悟空。

有一天,山妖來劫掠童男童女,江流兒救了一個小女孩,惹得山妖追殺,他一路逃跑,跑進了五行山,盲打誤撞地解除了孫悟空的封印。悟空自由之後只想回花果山,卻無奈腕上封印未解,又欠江流兒人情,勉強地護送他回長安城。

一路上八戒和白龍馬也因緣際化地現身,但或落魄或魔性大發,英雄不再。妖王為搶女童,佈下夜店迷局,卻發現悟空法力盡失,輕而易舉地抓走了女童。悟空不願再去救女童,江流兒決定自己去救。日全食之日,在懸空寺,妖王準備將童男童女投入丹爐中,江流兒卻衝進了道場,最後一戰開始了。

西游記之大聖歸來相關信息

創作背景

《西游記》是中國神話的巔峰之作,原著中有很多迷一樣的環節,引起了國人一次又一次的解讀浪潮,如1995年《大話西游》,2000年網絡文學《悟空傳》,都令人耳目一新,但中國的動畫電影還未見到過西游記的題材,於是製作方經過8年的醞釀和3年的製作,3D動畫電影《西游記之大聖歸來》誕生。



西游記之大聖歸來海報

影片的世界觀是架構在《西游記》小說原著的基礎之上,根據中國傳統神話故事,進行了新的拓展和演繹。西游世界有天庭、人世和地府。來自天庭界的使命是讓唐僧去西天取回真經,以造福妖怪橫生的人世。悟空、八戒,都是非同凡人的妖,但他們與其它妖怪不同,他們曾經進入過天庭的神仙序列,但因違反天庭規矩,先後被貶落到人世間。因為同一個使命,他們跟唐僧的成長纏繞在一起,從互相陌生、彼此隔膜、相互逃避、甚至一朝為敵。直到唐僧的第十世,各自才心堅意誠地願意保護唐僧去西天。唐僧在成為知名僧人之前,經歷過不同的身世或身份。每經歷一死,他就忘掉一切,轉世在新的時空里,以凡人之軀和超凡大愛開始又一次的人間之旅。

影片將故事設定在唐僧十世輪迴的第一世。一無所長的唐僧只有8歲,而無所不能的悟空卻帶着五行山下的符咒;命運讓他們在弱爆的情況下相遇,面對的挑戰卻是群妖圍捕。

武打設計

製作組借鑒許多經典武俠片,如胡金銓、張徹、李小龍、袁和平等,同時因為神幻英雄可以不受肉身和重力限制,所以加入更多飛揚的、充滿想象力的動作。

配樂創作

導演田曉鵬在影片音樂創作上希望可以用聲音重現童年看《大鬧天宮》時候的那種激動,於是找黃英華談音樂創作。之所以選擇黃英華,是因為黃英華給周星馳做的電影音樂,尤其是人物出場時,讓田曉鵬直覺那就是他想要的孫悟空出場方式。在音樂創作上,黃英華根據影片中各角色塑造出的性格進行創作:

因為孫悟空經歷大鬧天宮又被壓在五行山下五百年,從昔日戰神失去法力,冷漠狂躁但難以割捨俠義情懷,到後來在一點一滴中被江流兒打動,慢慢地成為一個溫暖的父親形象,最終回歸成為真正的大英雄,所以黃英華在孫悟空出場的音樂參考了西部片孤膽牛仔出場,又酷又神秘,還帶着口哨兒聲;此外還設計了一段男低音的吟唱,想要放大他內心的孤獨和滄桑,到後期聲音會越來越溫暖,感情也越來越飽滿。

江流兒出場的音樂黃英華用了單簧管、雙簧管,因為這些明亮的聲音特別童真;“土地公公”出場用了些高音的笛子,感覺很調皮。

豬八戒因為他內心覺得自己還是天蓬元帥,但樣子卻是一頭肥豬,所以黃英華用了一些男低音的即興詠嘆調,表達他的滑稽和無奈;在表現大妖王混沌的時候,黃英華給他的唱段中加了一點兒日本“能劇”的元素,聽起來有點兒陰森、詭異。最後表現山妖出場時,本來是運用了一些中國鼓,後來都換成了日本的“太鼓”,因為考慮到太鼓本來就是用在驅鬼儀式中的。

歌曲創作

《從前的我》除了作為主題歌曲的名字,更是整部影片的註腳。歌曲想表達“一路向西,不能回頭的不是道路而是夢想;執着奮戰,堅定拯救的不只他人還有內心”的含義。像是偵破所有當年看着《西游記》長大的孩子們如今的內心:在這幾十年的成長中,我們逐漸變得世故冰冷,內心軟弱、外殼堅硬,而那個童年時候的英雄,像一個堆滿了塵埃的布偶,始終站在心中最柔軟的角落說:“若是遇見從前的我,請帶他回來。”

相关剧情